新闻是有分量的

易纲:决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目的 或作为贸易摩擦的工具

2019-03-10 13:08 栏目:现金赌博网站

  3月10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梅地亚中心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副行长陈雨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华尔街日报记者:

  刚才易行长提到了要继续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区间的稳定,请问保持汇率稳定的目标会不会影响到人民银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也就是说,在必要的情况下,如果要宽松货币来稳增长的话,会不会受到稳汇率这个目标的牵制?还有一个问题,您在去年博鳌论坛上给出一个金融行业开放的时间表,请问这个时间表会不会受到中美贸易谈判进展的影响,或者会加快或者有其他的变化?谢谢。

3月1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副行长陈雨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图为易纲回答记者提问。<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杜洋 摄
3月1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副行长陈雨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图为易纲回答记者提问。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易纲:

  谢谢,你提了很好的问题。关于人民币汇率,我们是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但是我们汇率的形成机制是一个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揽子汇率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实际上,随着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市场供求为基础,市场决定汇率,在整个汇率形成机制里面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也就是说市场要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的作用,我们汇率是朝着市场方向走。

  刚才你说到如何以市场供求为基础,要维持汇率稳定,这里面有矛盾,会不会影响货币政策?在过去这些年的实践中,我们都比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要考虑货币政策要以国内为主,实际上,我们考虑货币政策的时候,主要是价格和数量这些变量,汇率在国内的考虑里面应当是不占重要地位的。我们在国内的货币政策上,比如说存款准备金率、利率多高,都是以国内的经济形势和发展趋势为主考虑的。

  同时,这个过程中有个汇率形成机制对整个经济变量发生影响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中,我们要处理好这样几个问题。一是坚持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形成机制,它是市场决定的。中央银行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对汇率市场的日常干预。汇率市场的波动和一定程度上的弹性,对整个经济是有好处的。我们说一个弹性的汇率,实际上对宏观经济和刚才这位朋友问的国际收支调节起一个自动稳定器的作用。比如说去年,我们说汇率稳定不稳定呢?应该说汇率还是相当稳定的,2018年人民币对美元最强的时候达到了6.28,最弱的时候达到了6.97,这样一个波动的范围,从高点到低点大概是11%。如果算波动率的话,去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波动率是4.2%。这个波动率相对于欧元兑美元的波动率、英磅兑美元的波动率,我们的波动率还偏小。欧元的波动率大概是7%左右,英磅的波动率8%左右,我们只有4%。这反映什么呢?反映了我们的汇率还是相对稳定的。但同时,这个汇率稳定不代表说汇率盯死了不动,汇率必须要有个弹性,有个灵活的汇率形成机制,才能起到我说的自动稳定器的作用。我们在这儿强调,我们决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的目的,也不会用汇率来提高中国的出口,或者进行贸易摩擦工具的考虑,这是我们承诺绝对不这样做的。这是回答了你第一个问题。

  你刚才第二个问题是开放的时间表。去年习主席在博鳌做了重要的讲话,习主席的讲话中提出,这些对外开放重大举措,我们将尽快使之落地。习主席要求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我们坚定不移地落实这个时间表。去年4月,在博鳌我代表中国宣布了一个时间表,这个时间表对于11项具体措施的开放都有了具体的时间。如果你现在回过头来看这11项措施,大部分措施已经落地了。其中有些有重要的进展,比如说标普公司已经获得了进入中国信用评级市场的准入,比如美国运通的筹备申请已经获得批准等。

  我们说对外的经贸摩擦,应当比较理性地看待,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时间表是根据中国改革开放需要决定的,这样我们受到的干扰就会比较少。我们相信,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对中国有利,对世界有利,所以我们会坚定不移地按照这个时间表来推进。(根据网络直播文字整理)